优德88_优德88官网[官方APP]

♠《优德88》提供的赛事有欧洲杯、国足、NBA、CBA、篮球、欧冠、亚冠、英超、意甲、德甲、西甲、欧洲国家联赛、世界杯、足球、综合体育等赛事。

Tag Archive : 中国曲棍球怎么样

曲棍球最新排名:中国女曲升至第4 前三无变化

北京奥运已经圆满落下帷幕,国际曲联近日也公布了最新一期的排名。这也是奥运会之后第一次排名情况。中国女曲虽然在奥运会决赛中败给老冤家荷兰队,但是银牌的成绩足以刷新中国女曲历史的最佳,她们的排名也随之上升至第四位。雄霸第一位的是奥运冠军荷兰女曲。

女曲方面,前三强的位置没有任何的改变,传统强队荷兰女曲依然以2655分高居榜首,紧随其后的是阿根廷和德国队,她们的积分分别为2330和2145分。凭借北京奥运会上的银牌中国女曲的排名从上期的第六位升至第四位,积分为2135,仅比第三名的德国队少10分。但是通过奥运赛场上的表现可以看出,中国女曲跟传统强队之前还存在一定的差距。澳大利亚和日本分居第五、六位,西班牙保持在第七名不动,英格兰和美国排名均有所上升,分列第8、9名,韩国位列第十。

男曲方面,新科奥运冠军德国男曲凭借奥运的出色表现一举超过澳大利亚,抢占积分榜首位,澳大利亚则屈居第二。奥运会银牌得主西班牙则超过了荷兰队,排名升至第三。中国男曲由于实力跟欧洲强队有较大差距,排在了第16位。

解密中国“曲棍球之乡”:传承千年宫廷运动

中新网呼伦贝尔6月25日电 题:解密中国“曲棍球之乡”:传承千年宫廷运动

颠球、拼抢、带球旋转……清晨,一轮红日从嫩江边喷薄而出,草坪上,一群孩子正迎着朝阳练习曲棍球。

刚刚结束的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曲棍球基点校比赛中,参赛人数达461人,比2021年增加了200人。

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下称莫旗)被誉为中国的“曲棍球之乡”,曾创造出“一个自治旗,半支国家队”的辉煌。

据史料记载,曲棍球从唐代宫廷的步打球演绎而来,之后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沉,然而,达斡尔族这样一个北方较小民族却把这个项目较好地保留下来。

1976年,我国第一支男子曲棍球队在莫旗组建,当时只有8岁的鄂文举家住离训练场很近的地方,一有空,他就去看运动员们练球,当运动员休息时,他就会爱不释手地拿起球杆比划几下。

1988年,一次偶然的机会让鄂文举回到梦想开始的地方,他成为宁夏银川曲棍球队的一名队员;2005年,鄂文举退役,回到家乡莫旗体育中心任职;两年后,他担任了内蒙古男子曲棍球队领队。

“吃住在队里,我和运动员们一起摸爬滚打、南征北战,两年时间参加了40多场比赛。”鄂文举真正体会了“痛并快乐着”,“既当领队,又当守门员、教练,一年时间里,体重下降了20多公斤。”

1979年,曲棍球运动纳入当地学校体育课内容中,并在民族乡镇建立了7所曲棍球训练基点校,2010年发展到17所,业余训练的少年儿童达200多人。

如今是莫旗中等职业技术学校曲棍球办公室主任的孟军从未想过,自己曾是小山村里穿着黄胶鞋打曲棍球的毛头小子,竟然也有机会踏进国家队的大门。

建队至今,莫旗曲棍球队代表内蒙古队在全国赛事获得40多次冠军,莫旗队有300多人次代表国家队参加比赛,并出访巴基斯坦、马来西亚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

2017年,莫旗曲棍球队代表国家队以优异成绩为中国赢得2018年印度世界杯男子曲棍球赛的入场券,这是中国男曲35年来首次获得参加曲棍球世界杯赛事的资格。

孟立志14岁开始参加曲棍球运动专业化训练,先后进入内蒙古男子曲棍球队、国家青年队、国家队,参加了5次全运会,被誉为“曲坛常青树”。

“最让我兴奋的是,在异国他乡的赛场上,看到五星红旗高高升起的那一刻,我觉得我们所有运动员的付出和努力都是值得的。”孟立志现在提及曾在赛场上的荣耀,依然无上荣光。

16岁的郭浩是来自“曲棍球原乡”阿尔拉镇的农村孩子,他现在的教练是孟军。

郭浩的梦想是想成为一名国家曲棍球队的队员。“小学三年级开始进入校队,如今,我现在已经是莫旗职业教育培训中心曲棍球队的一名主力队员了。”

至今,郭浩已经参加了多次大型比赛,还参加了全国U15青少年比赛,他离自己的理想又近了一步。

2006年,达斡尔族的“曲棍球竞技运动”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多年来,莫旗先后向甘肃、广东、山东、四川、天津等省市输送了100余名男、女曲棍球运动员。

现在莫旗有20多块曲棍球专业场地,2018年建成国内唯一的封闭曲棍球训练比赛馆。目前,莫旗已经形成了专业队、青年队、业余体校、基点校四级训练网。

今年76岁的哈森是第一位曲棍球女教练,她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她钟爱的曲棍球运动。“看到现在打曲棍球的青少年越来越多,倍感欣慰。我相信曲棍球运动的明天会更好。”

花坛、路灯、城市雕塑……如今在莫旗,随处可见有关曲棍球造型的元素,这项运动已深深烙刻在这座小城的每个角落。(完)

中国女子曲棍球现状:新主帅黄永生“拯救”队伍!

女曲世界冠军杯在昨天落下帷幕,在6支世界顶级强队的较量中,中国女曲最终位列第4。值得一提的是,这次她们力压日本与2016年里约奥运会冠军英国队。纵观中国女曲2018年的成绩,其实也是跌宕起伏,在亚运会后她们重新出发,也让我们看到了这起球队想要重回高峰的决心。

说起中国女曲,我们都能想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银牌以及那不屈不挠的女曲精神。而在之后的两个奥运周期,中国女曲也为顺应曲棍球规则以及发展潮流做出了很多改变,包括教练团队、战术打法以及管理模式,但这些改变也出现了很多副作用。

2018年曲棍球世界杯,中国女曲排在所有参赛队的最后一名;2018雅加达亚运会更是仅仅获得第三名,小组赛面对亚洲主要对手日本时,更是被对手打了个4比2!这其中的痛楚老队员彭杨最清楚。

彭杨:下来以后就哭了,太难过了,第一次觉得打日本是特别难的一件事情,感觉跟人家不是在一个层次上的水平。从我2011年进国家队开始到现在,没有说打她们会是这种情况,因为一般都是我们占上风,我们占主动。

自去年全运会开始以后,黄永生带领的四川女子曲棍球队夺得了所有全国一类赛的冠军。作为一直以来的国家队助理教练,黄永生在今年的亚运会后,作为新一届的女曲主教练火线上任。而在他上任之后,他对队员说了这样的话。

黄永生:每一场都要赢!因为我觉得竞技体育第一名才是每个人的目标。不管前面有多大的困难,你都要去克服、想办法。这就是我接队的初衷,包括我给队员传递的思想也是这样,我们的目标就是冠军!

带着这样的信念,黄永生和整个教练组背负着巨大压力,开始了对于队伍的拯救。在常州武进曲棍球基地队员的宿舍楼里,这样的标识随处可见。

通过这一个月的集结,中国女曲也迎来了世界冠军杯这样的顶级赛事。从防得日本队没有办法,到面对世界排名第一的荷兰时激烈对攻,中国女曲一改此前不敢打、怕输球的态势,以一种拼劲十足的精神面貌展现在了所有人面前,这样精神上的改变是非常难得的。

这样的信息也让整个队伍都坚信,我们现在依旧可以和世界级的队伍掰掰手腕!甚至在两年后的东京有所作为。中国女曲自2002年夺得世界冠军杯冠军之后,所展现出来的精气神一直是我们国家团体球类运动的骄傲。虽然在近几年走了一段弯路,但对于现在这支中国女曲来说,无论能否重造往日的辉煌,她们未来所展现出来的精气神一定是鼓舞人的、振奋人的!

黄永生:还是要圆冠军梦,不管是亚洲也好,还是世界也好。也许很多人会觉得这个不太可能,我觉得只要有这个心,有这个目标,通过团队的学习和努力,我相信什么都可以做到!